镜中神山圣湖 亲临体验天地传奇仙境

2010年5月19日,当时我和玛旁雍错之间的距离只有0.00公分,那天起19天后,人均花费500块钱,供君参考。

22

TA的作品阅读总量 1万

获得209位读者赞

去过2城市,遍布1国家,2景点

微信扫一扫,好私藏,爱分享

分享此页至

复制成功,去粘贴吧

?

在古老的青藏高原,神山和圣湖往往成对出现,习惯上把西藏从西向东分为上部、中部和下部,上部最著名的神山圣湖是玛旁雍错和神山之王——冈仁波齐;下部最著名的是天湖纳木错和念青唐古拉山;而在广漠辽阔的高原中部,最著名的神山圣湖就是圣湖当惹雍错和湖边巍峨的达尔果雪山。

当惹雍错湖边的文部村以古代象雄王国遗址著称,更有宗教圣地穷宗山,至今保持着原始风貌,是西藏著名而又人迹罕至的旅游胜地。
?

路上的故事

从大北线上的尼玛县城出发向西南,藏北腹地的戈壁滩上弥漫着沧桑久远的蛮荒味道。长风烈日,山峦起伏,山体风化成奇形怪状,悬崖上的怪石如滴水檐兽般狰狞,直插天空。路边只有条条干涸土沟,不时扬起阵阵尘土;稀稀拉拉的牧草早早就枯萎了,远远望去形成一条条宛如小道般的枯黄纹路。
?


?

夕阳渐斜,我和背包,还有荒原上的一切凸凹不平,都渐渐拉长了影子,好像日晷一般指向远方。静悄悄的,连风声都没有了,走到傍晚,坐在高原的夕阳里孤零零地发呆,也是一种安宁的幸福吧。

忽然有两个牧民出现,他们一点汉话也不会,打了招呼,和善地笑着;我指着前方说:“当惹雍错!文部!”,又指了指脚下的路;牧民们明白了,笑着示意我的路线正确。那么还有多远呢?他们想了想,说着藏语,年长的一个弯腰在地下划出一个数字:90。

我掏出事先准备的汉藏文翻译纸,找到了“90”的藏语发音,慢慢念道:“尼就?”

两位牧民听懂了,很高兴地点头。

这张汉藏文翻译纸上标明了一些简单的藏语会话,我经常磕磕巴巴地练习,挺有意思的。当我走到筋疲力尽的时候,风中传来若有若无的铃铛声,有狗在叫。前面山坡上洒满暖乎乎、金灿灿的夕阳,我吃力地登上坡顶。一间土屋孤零零地伫立在风里,附近丢满骨头、碎皮毛还有金属、塑料废弃物等等垃圾。游牧人家往往把垃圾随便扔在屋子边,这是自古的习惯;但是现在垃圾中不像以前那样只有可以很快分解的骨、皮、布片等物,还增加了越来越多难以自然降解的塑料和金属,乱丢垃圾就显得越发脏乱了。看来进行垃圾分类处理是当务之急,以免现代文明严重污染高原脆弱的生态。屋前有一男二女,还有个小孩子,蓬乱的头发和衣服,黝黑、皴裂的皮肤,一句汉话也不懂,极惊讶地看着我,示意我进屋歇息。我疲惫地笑笑,走进屋里放下背包,终于可以放松了。

屋里甚简陋,靠墙摆着一排藏式柜子,刻满了吉祥图案,大象背上的猴子举着桃子啦,松树仙鹤和鹿啦,还有花草等等。大家言语无法交流,只好微笑地坐着,大人小孩都很好奇,紧盯着我,惊讶于我写日记等等,好像在看什么耍把式卖艺人似的。

天黑下来了,我想讨点糌粑做晚饭,糌粑很容易得到了,向他们讨白糖时,主人很遗憾地表示没有,从屋角翻出一个小塑料袋子,里面是像冰糖似的豆粒大白色结晶体,打着手势告诉我:好吃的!

我捻起一小块看了看,塞进嘴里嚼碎,第一感觉真是甜的!然后立刻就是苦涩、说不出什么的味道——好像吃了一大把味精,忍不住口水泛滥,狼狈地转过头去乱吐着……

主人把袋子上的标识指给我看:糖精!真是想不到,这里居然还在用糖精做家庭调味品!一下子让人体会到早已被遗忘的贫苦感觉。我无法入乡随俗,只好放弃糌粑,掏出中午吃剩的半包压缩干粮吞下去,至少可以顶一阵饿。
?

夜深了,屋主人给我腾出屋角一块空地,我解开背包打地铺。一家人像瞧什么新娘子出嫁似地围过来,兴致勃勃地看着我拿出睡具一一打开铺好。地铺靠着墙角,挺暖和的,我脱去外衣钻进睡袋裹紧了,抬头看见众人意犹未尽,仍在笑呵呵地围瞧,便在他们炯炯的目光下疲惫地睡去。

第二天早晨,全家人都很热情地出门送我,虽然言语不通,他们黑红沧桑的脸上却流露着语言无法表达出的朴实亲切;我对这间昨天晚上还颇觉不适的小土屋,突然有点留恋起来了……

高原精灵

阳光很好,有时黄羊从草滩奔来,停下看看我,又飞一般奔向山上。我看着它们矫健的身影跃动着渐渐远去,不由得羡慕这些野生动物的体力。
?

山脚下有几只高大的动物在吃草,我放下背包,慢慢走过去,果然是藏野驴,比家驴高大得多,土黄色条纹的毛皮,白腿,稳稳当当地站在那里,侧过头看我,一副高原主人的安详神气。当我凑得太近时,它们有点不安,动作整齐划一地小跑着,消失在草坡后。

中午躺在旷野里休息,山谷间地势开阔,远方有羊群游荡,南方远处的雪山看上去清凉透肤,北面的土石山却是褐黄斑驳,感觉燥热烦闷。荒原寂静一片,只有黑蚂蚁在地上忙碌着,不时爬到我身上来,我一一捉住放开去。不知不觉睡着了,一阵风过,猛然惊醒,盯着云彩发呆。藏北高原的云离地面太近了,瞬息万变,纤毫分明,可以揣摩出高空里的风向。“云无心而出岫,鸟倦飞而知还。”默然。

越过高坡,出现两间土屋,木门紧锁,满目破败,一条蓬头垢面的黑狗,在屋侧狐疑、窥视。我转身离去,那狗亦步亦趋盯着我,突然狂吠扑来,我慌忙以手杖迎之,狗飞奔数步,忽仆,细视之,左前腿只剩半截,原来是一条残疾狗,皮毛脏乱如丧家之犬;我不敢久留,挥舞手杖且战且退;那狗守着废弃的老屋,恶狠狠地看着我远去,犹自不时狂吠数声。可怜的犬类,不知是不是因为老弱残疾而被主人所弃,无处可去地守在这里。

日影西斜,放下沉重的背包,坐在草地上喘息。也许是孤身一人的缘故,每到黄昏时都感到惆怅。“夕阳无限好,只是近黄昏。”日后在平淡匆忙的生活中也会偶尔想起此刻在藏北晚霞里的思绪吧?那时又是另一种心情了,“此情可待成追忆,只是当时已惘然。”

忽听背后“噗啦”一声,一只雀鸟一头撞进我怀里来,躲在腿弯下,接着“唰——”地一声,一道鹞鹰的身影从眼前掠过,疾风扑面,把我吓了一跳。急抬头看时,见那鹞鹰黄褐色羽毛,展翅约有三尺阔,冲上天去了。低头见那小鸟仍旧缩着头悄悄躲在我身下,麻灰色的羽毛,大约是云雀一类。我一伸手就把它轻轻握在手里,小鸟略微挣扎了几下,安静下来,两只挺机灵的小眼睛转来转去,然后盯着我瞧;我轻轻摸了摸它的小脑袋,小鸟一动不动的伏在我手里。

真是奇遇啊!想来是这只小鸟被鹞鹰追得急了,戈壁荒野上一马平川无处可躲,于是慌不择路便冲进我怀里避难。如果此时此刻我不是恰好在这里休息,这只可爱的小鸟必然一命休矣!它可真聪明,知道我是吃素的,躲在这里没危险,呵呵,我们有缘。

拍照留念后,我松开手,小鸟伸开躯体活动了一下,扑扇着翅膀飞到地上,跳向一边去了。我抬头望了望,天空中不见鹞鹰踪迹,大约现在不会有危险了吧?

能够救了一个可爱的生灵,很高兴,转念又想到,这样未免对那只凶猛的鹞鹰太不公平——物竞天择嘛!若是老鹰飞下来讨它本应得的肉食,我该怎么办?是不是也要像佛经里那样割肉饲鹰才算公平?无论怎样,眼看着这么乖巧的小生命蒙难,不相助实在于心不忍。荒原上可爱、机灵的小鸟,为了躲避凶猛的鹞鹰,走投无路钻进我怀里避难。
?

简单是美

作别了大难重生的小鸟,继续向西南方去。夕阳落下,不远处石山的影子已经吞没了大片草原,我走进山影里,顿觉寒气侵肤。山脚下有几个帐篷,两个牧羊少年迎上来,年长的看上去敦厚,年少的极活泼,会几句汉话,拉着我去他们的帐篷;帐篷前还有一个少女在挤羊奶,少年介绍说是他们的妹妹。

钻进帐篷,喝了热水,扎多点起蜡烛,我坐在牛粪炉边记日记。扎多兄妹三人的晚饭是一个煮羊头,盛在盆子里端上来,兄妹三人很熟练地把羊头撕开,各人一大块,津津有味地啃着,煮羊肉的膻香气弥漫在帐篷里,熏得常年吃素的我有点头晕。我讨了些糌粑调成稠粥,拌着糖吃下去,裹紧了睡袋休息。藏式的游牧帐篷帐门关不严,夜风可以吹进来,帐顶又有两个大洞通风,实际上温度比帐篷外高不了多少。

第三天早上过了一条河,走进群山,整整一天在山谷间顺势而行,阳光下山石裸露,一片荒凉孤寂。偶尔会遇见当地猎人,赶着毛驴,带着猎犬,身背老式猎枪,黑黝

发布时间:2010/5/19 15:56:34

©版权声明:本文系作者授权乐途旅游网发表,转载需注明稿件来源:“乐途旅游网与原创作者蓝天bier”;如果单独转载图片,请注明“图片来源蓝天bier”,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。本文的知识产权归原创作者蓝天bier所有,若出现侵权纠纷,由本文原创作者蓝天bier负责,与乐途旅游网无关。

蓝天bier

TA的作品阅读总量 1万

获得209位读者赞

去过2城市,遍布1国家,2景点

©版权声明:本文系作者授权乐途旅游网发表,转载需注明稿件来源:“乐途旅游网与原创作者蓝天bier”;如果单独转载图片,请注明“图片来源蓝天bier”,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。本文的知识产权归原创作者蓝天bier所有,若出现侵权纠纷,由本文原创作者蓝天bier负责,与乐途旅游网无关。

分享此页至

22+1

您已经赞过了呦!

已钉到灵感墙!

5条评论

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?×
需要登录才能评论,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

0/140

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

看吧,世界正美,还要等你多久

MORE>>

提示
保存成功

您的游记已经被推荐到了网站首页,不可以编辑或删除

Join us and share your discoveries
来吧,一个启发旅游灵感的网站

MORE>>